月薪3千的烦恼 VS 月薪3万的烦恼

如果问月薪3千和月薪3万的互联网人,有什么共同烦恼,那一定有一条:大家都加班。

加班,已经成了都市男女绕不过去的坎,而互联网人,更是贡献工作时长的有生力量。

今天,一份《各地互联网人加班图鉴》送给你,欢迎对号入座~

高新园里不回家的风流码农

在深圳高新园工作的程序员小王昨天没回家。

问起为什么不回家,他笑盈盈地介绍起了自己的加班生活:在食堂吃完了晚饭宵夜、水吧里枸杞菊花茶一应俱全、公共健身房举举铁还能顺便洗澡,以及那工位上的人体工学座椅,真是不要太舒服。

仔细一想,回自己那不到20平的出租屋干啥呢?

他坦白:我是自愿加班,顺便干活的。舍友不禁感叹道:家里猫都快不认识你了,多伟大的公司啊。

望京园区的便利店狂魔

偌大的北京,无论有多少好吃的员工食堂,都不能替代楼下那家便利店在员工心中的位置。

松哥就是望京这家711的常客,每天早上来这顺走一杯咖啡和三明治,午饭偶尔也会在这解决。

即使是加班的间隙,他也会惦记着柜台里那些冒着热气的好炖,爽脆的魔芋结、吸饱了汤汁的菠菜蛋糕、煮得咸鲜入味的鸡蛋……那是多抚慰人心的存在啊。

深夜11点,松哥喝完了最后一口好炖汤,叹出一口暖呼呼的热气,加班的疲惫好像也暂时消失了。

珠江新城的落难编辑

第一次来珠江新城面试时,Jessie幻想着自己下班后和朋友一起约一份精致的晚餐,去小酒馆寻一份艳遇的小日子。

入职了这里的自媒体公司后,她知道自己想多了。十点半她处理完客户意见,还要埋头回复公众号后台的留言。此刻她盯着手机经过曾经梦寐以求的网红店,甚至没有抬起头看一眼。

唉,广州的悠闲此刻与她无关。

深南大道狂奔的白领

公司加班车费报销最高只给100块,这让家在龙岗,却在南山上班的Mila对加班深恶痛绝。

错过了末班地铁,mila要倒贴路费不说,有时还要担心时间太晚打不到车,只能把工作带到的士上继续进行。

一边忍着晕车感完成工作,一边还要听着师傅外放语音跟人用家乡话聊天,这到底是什么人间疾苦。

但好不容易回到家的Mila没那么多时间抱怨,只想抓紧时间睡觉。

毕竟明天一早起来,还有死亡地铁3号线在等着她。

隐姓埋名的深圳湾壹号富豪

同一个公司的Sophia,虽然住在深圳湾壹号离公司很近,但她也不喜欢加班。

毕竟她随随便便就能收购好几家这样规模的公司,还想让她加班?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那她为什么不直接辞职呢?

Sophia笑了:傻瓜,不来上班,我去哪炫富呢?

勤勤恳恳的浦东大厂实习生

在张江大厂实习了30天的小立,加班了30天。

你问他这么忙吗?倒真的不忙。每天踩点到达公司,完成工作后还有时间跟同事吹吹水。

但6点下班没人动, 9点有人招呼起了宵夜, 10点终于有人开始打车了。

看着前辈们还在埋头奋战,你问他感动吗?不敢动不敢动。

深夜漫游的前软件工程师

35岁的前程序员臧先生,最近开展了新的副业。

基于自己丰富的加班经验让和各大公司程序员人脉,他精确地选择了未来的职业发展方向——跑滴滴。

九点钟的西二旗、十一点的望京,还有凌晨四五点的稻香湖……

深夜的北京,他总能找到那群刚下班的人。

最后

每当城市的夜幕降临,有人开车看海,有人在公司园区门口等着拿外卖。

不管你在深南大道写代码,还是在望京SOHO做直播,不管是月入3千的Intern,还是月入3万的Leader,在加班这件事情,嘿,大家还都是一样的。

Author: 匿名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7 − 15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