哆啦A梦》里有这样一个片段:

大雄的爸爸喝得烂醉,妻子玉子要他振作一点,大雄也觉得该批评爸爸,于是用时光机器叫来了奶奶。

但奶奶并没有责骂爸爸,而是对他说:“不要把任何担子都压在自己身上”,那一刻,爸爸突然崩溃大哭起来,把委屈都告诉了奶奶。

那时大雄才明白了一个真相——

爸爸其实也有自己但所苦所厌,之所以一直「憋屈」着,是因为作为妻儿的支撑,他必须坚持着,把委屈藏在心里。

正如哆啦A梦说的那句:大人很可怜,因为已经没有比他们更大的“大人”了,没有能拥在怀里撒娇或是责骂他们的人了。

很少人能看得到中年男人的委屈、痛苦,更多时候等待他们的是家人眼里的嫌弃。

爸爸也曾年轻,有过不切实际的梦想,但在成为丈夫、父亲后,「放弃」、「隐忍」成了后半生的主旋律。

我想,爸爸们在饭桌上各种吹牛,除了有对苦闷人生的短暂抗议,更多的是想被「看见」。

作者 匿名